>
所在位置:首页商金研究一家之言 → 正文 → 马骏: 建立新的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

马骏: 建立新的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

来源:商务金融网     时间:2012/4/11     责任编辑:admin

商务金融网91一、目前的人民币跨境支付体系的过渡性特点商务金融网91

在目前还存在许多资本项目管制的条件下,人民币跨境贸易支付通过两个进行渠道。一是通过香港、澳门的清算行系统。在这种安排下,境外贸易结算的参加行委托中国银行香港分行或中国银行澳门分行担任清算行。二是境外参加行委托境内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代理行代理结算业务。事实上,这两种安排目前承担了人民币支付清算、在离岸市场上提供人民币流动性和回流机制等几大功能,具体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清算行和代理行为境外参加行进入人民币大额支付系统的“接口”。清算行和境内代理行(代表境外参加行和其参与贸易结算的客户)与境内结算银行(代表境内参加贸易结算的客户)办理人民币跨境资金结算业务时,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的大额支付系统办理。

第二,清算行和代理行在额度内为人民币贸易结算提供一定程度的流动性的保证。由于中国的资本项目尚未可兑换,因此无法保证参加贸易结算的企业所需要的人民币流动性必然会在外汇市场获得。因此,目前体制下,为了推动人民币贸易结算,人民银行给予了清算行和代理行一定的人民币购售额度,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但尚不是完全地)提供了人民币流动性的保证。

第三,清算行可以一定额度内向境内银行间拆借市场拆入和拆出人民币资金,这个安排也为境外离岸市场提供了额外的流动性保证。境内代理行由于本来就是境内银行市场的成员,也可以在境内银行间拆借市场拆入和拆出人民币资金。

第四,清算行为境外人民币资金提供了最主要的回流渠道和人民币存款的定价基础。比如,绝大部分香港的人民币存款通过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存入人民银行深圳分行的清算帐户,目前年利率为0.72%。这个利率构成了香港人民币存款利率的一个重要的定价基础。

 

商务金融网91二、在资本项目开放条件下,目前的清算行部分功能将“退化”商务金融网91

但是,如果五年之后,人民币资本项目基本开放,境外的CNH市场的交易量明显增加(如达到每天1000亿人民币;目前为100多亿)规模,境内外汇市场也对居民和非居民开放,目前的人民币跨境支付与结算系统的框架就需要有重大的变化。这些变化至少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资本项目可兑换之后,就没有必要继续给清算行和代理行以人民币购售额度。这是因为,外汇管制的取消,使得境内和离岸的外汇市场可以提供充分的人民币和外币的流动性,没有必要继续以目前的清算行和代理行模式为客户提供人民币。

第二,资本项目可兑换之后,就没有必要继续为清算行提供在境内银行间拆借市场拆入和拆出人民币资金的额度。这也是因为资本项可兑换之后,境外人民币拆借市场、人民币外汇市场的流动性都将有明显提高,境内外的人民币拆借市场也基本打通,所以就没有必要继续保留清算行进入境内拆借市场的额度。

第三,资本项目可兑换之后,清算行将不再是境外人民币的主要“出路”(回流机制)和离岸人民币存款的定价基础。随着资本项目的开放,离岸市场规模将大幅成长,离岸市场上的人民币资产规模在五年之内可能增长十倍,境外人民币的“出路”(投资渠道)很大程度上将由市场提供。另外,由于资本项目开放,境外人民币可以直接汇入境内几乎任何银行帐户。因此,将离岸人民币存入中国人银行香港分行就不再是人民币的主要出路,因此也不会是人民币的主要回流机制。人民银行深圳分行为中银香港提供的存款利率也将不再成为境外离岸人民币存款的定价基础。

综上所述,在资本项可兑换之后,在本文第一节所述的清算行目前所发挥的四种功能中的第二至第四种都将不复存在。这意味着届时清算行的功能将“退化”为一般的代理行。换句话说,目前意义上的清算行将消失,其作为进入境内大额支付系统的“接口”的功能也可以被中国银行本身(作为代理行)所取代。

商务金融网91三、美国CHIPS商务金融网91作为主要美元跨境支付系统的经验商务金融网91[1]商务金融网91

 

美国银行间的大额支付系统有两套,一是Fedwire,二是CHIPS 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s System)。Fedwire 是联储拥有和营运的实时全额支付系统,成员为美国境内的9000多家在联储开户的银行。Fedwire主要用于境内的美元支付,但也部分参与跨境美元支付。目前,95%的跨境美元支付主要通过CHIPS来处理。CHIPS采用净额结算模式。

CHIPS是按商业化模式运作的机构,但根据美国法律创立(Article 4A of Uniform Commercial Code)。CHIPS是由The Clearing House Payments Company LLC所运行的一个系统。The Clearing House Payments Company LLC的股东(英文为Members,即会员)包括The Clearing House Association LLC (组织会员)、18家A类会员(国际银行)和4家AA类会员(国际银行)。CHIPS的参与者(Participants商务金融网91[2]商务金融网91,即客户,包括了部分会员(股东)银行在内的总共52家国际大银行(2012年2月数据,名单如下图)。

CHIPS要求所有参与者银行都在美国设有存款类分支机构,并有足够融资渠道保证其满足在CHIPS帐户内达到每日初始余额(openging position requirement)和日终余额要求(closing position requirement)。这些成员银行在本银行全球各分行之间的美元支付一般在本银行内部系统中完成,跨成员银行之间的美元支付则绝大部分通过CHIPS进行。国际上任何非CHIPS成员的银行可以委托一家CHIPS成员银行作为其代理行,代其处理美元的跨境支付。

9-1 CHIPS的参与者名单(20122)

CHIPS Routing Number

Name

Home Office

0184

Banco Bilbao Vizcaya, S.A.

Spain

0855

Banco de la Nacion Argentina

Argentina

0355

Banco do Brasil S.A.

Brazil

0869

Bangkok Bank Public Company Limited

Thailand

0886

Bank Hapoalim B.M.

Israel

0279

Bank Leumi USA

United States

0959

Bank of America, N.A.

United States

0326

Bank of China

China

1262

Bank of Communications

China

0253

Bank of Nova Scotia

Canada

0963

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 Ltd.

Japan

0257

Barclays Bank PLC

England

0160

BB&T

United States

0768

BNP Paribas New York

France

0480

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mpany

United States

1468

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rporation

China

1455

China Merchants Bank

China

0008

Citibank, N.A.

United States

0600

Citic Bank International LTD.

China

0804

Commerzbank AG

Germany

0807

Credit Agricole Corporation and Investment Bank

France

0865

Credit Industriel et Commercial

France

0378

Deutsche Bank AG

Germany

0103

Deutsche Bank Trust Co Americas

United States

0736

Habib American Bank

United States

0780

Habib Bank Limited

Pakistan

0108

HSBC Bank USA

United States

1209

Industrial Bank of Korea, New York Branch

Korea

1459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China

0531

Intesa Sanpaolo S.p.A.

Italy

0976

Israel Discount Bank of New York

United States

0002

JPMorgan Chase Bank, N.A.

United States

0824

KBC Bank N.V.

Belgium

1345

Landesbank Baden-Wuerttemberg

Germany

0555

M & T Bank

United States

0174

Mashreqbank psc

United Arab Emirates

0908

Mega Int’l Commercial Bank Co.

Taiwan

0862

Mitsubishi UFJ Trust and Bkg Corp. NY Br.

Japan

0430

Mizuho Corporate Bank Ltd - NY

Japan

0112

Northern Trust Int’l Corp.

United States

0958

Royal Bank of Scotland N.V.

Netherlands

0422

Societe Generale

France

0256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England

0914

State Bank of India

India

0487

State Street Bank and Trust Company

United States

0967

Sumitomo Mitsui Banking Corporation

Japan

0001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

United States

0217

The National Bank of Kuwait SAK

Kuwait

0799

UBS AG

Switzerland

0049

Union Bank, N.A.

United States

0509

Wells Fargo NY Intl. fka Wachovia

United States

0407

Wells Fargo Bank, San Francisco

United States

52 Participants

Last Updated 02/20/12

数据来源: www.chips.org

 

美元跨境支付并非必须要通过CHIPS,也可以通过Fedwire,但CHIPS占了全部跨境结算量的95%CHIPS在跨境美元结算中占主导地位(即比Fedwire更有优势)的原因有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由于CHIPS使用净额结算模式,对参与者来说其被锁定的流动性的成本远远低于Fedwire的实时全额模式。加上CHIPS在提高流动性使用效率方面(因为其使用最先进的算法等)的不断创新,CHIPS对参与者的流动性的要求(和此流动性的机会成本)远小于Fedwire。比如,CHIPS 每天的起始资金头寸(所有参与者的CHIPS帐户内的初始余额的总量)要求仅仅为35亿美元左右,但每天清算的交易总量达到2万亿美元。换句话说,一元美元的起始头寸可以支持500多倍的清算量。这个资金使用的效率(杠杆率)是全球清算系统中最高的。即使用对参与者的总净流动性要求(初始头寸和一日内追加的头寸之和)为基数,其流动性使用的杠杆率也达到20多倍,而Fedwire的流动性杠杆率仅为5-6倍。

第二,多数跨境结算对时效的要求不特别高,即不需要在几秒钟内完成。因此,如果CHIPS能提供成本(尤其是对流动性要求)较低,既是费时稍稍多一些,多数客户也倾向于使用CHIPS

第三,97%的通过CHIPS的支付指令由系统自动处理,不需人工干预,这个Straight Through Rate也比Fedwire (估计在50%左右) 要高得多。绝大部分支付指令从加入排队开始在十几分钟之内(平均在十几秒钟)可以完成执行,因此从时间效率上来看也基本与Fedwire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CHIPS在不太损失时间效率的情况下,其流动性和人工成本都低于Fedwire

第四,Fedwire为了保证流动性,为其成员银行提供透支服务,而银行因此要支付利息。CHIPS由于采用净额结算,本身对流动性要求就低,而且算法效率高,因此在不提供透支服务的情况下也能保证绝大多数支付指令得到及时执行。由于CHIPS不提供透支,银行就不需要支付相应的利息。

商务金融网91四、资本项目开放条件下,应建立新的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商务金融网91

笔者认为,中国在资本项目基本开放,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大幅提高之后,人民币的跨境支付系统的基本模式应借鉴美国的CHIPS。这里暂且将今后类似CHIPS的系统称为“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IPSR Interbank Payments System for RMB)”。IPSR 也应该以商业化模式运作,该系统的成员应该是国际主要银行(比如50-60家)。全球参与跨境人民币结算的其他客户(中小城市银行、企业和其他机构等)则通过这些成员银行作为代理行进行清算。

IPSR的构架的初步设想如下:

----以法规形式,确定IPSR的股权结构、运模模式、监管责任、与其他支付系统的关系、风险管理等基本框架。IPSR由中国人民币银行监管。

IPSR以商业模式操作, 以中国国内的大银行和若干国际大银行为股东。股东个数限制在10家左右。允许50-100家国内大银行和国际银行作为成员,直接使用IPSR进行人民币支付和清算。全球其它金融机构的人民币跨境支付可委托IPSR成员银行作为代理行进行。在目前体制下国内参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的代理行原则上都应成为IPSR的成员。

--IPSR应该能够实现跨境支付的中文指令与英文指令的自动转换,消除支付系统的语言障碍。

--IPSR需要在中国时区的工作时间之外持续运行,争取保证24小时中的大部分时间(至少18小时)运行,为在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如伦敦、纽约等)的人民币支付与结算提供及时的服务。

--IPSR与国际上其他主要外汇清算系统(包括CLS)可以用跨货币同步交收方式进行链接。

--借鉴CHIPS,引入提高流动性使用效率的算法系统,大幅降低大额人民币跨境支付的成本。CHIPS有兴趣为中国提供相关的技术咨询服务。

有些人可能会问,既然中国已经有了人民币大额支付系统(CNAP),目前体制下的清算行和代理行也实际上为境外参加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银行和企业提供了进入CNAP的接口,为什么还要考虑另外建立一个也是提供大额支付服务的“人民币跨境结算支付系统(IPSR)”?  我们的理由如下:

第一,   有竞争才为能两个系统提供足够的压力来提供效率。CHIPS的经验表明,在与Fedwired的竞争过程中,CHIPS得以不断创新,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使其流动性使用效率和自动化程度(以降低人工成本)成为全球类似系统中最高的。CHIPS的其他各种创新也大大减少了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第二,   运行独立的人民币跨境结算支付系统的公司如果使用非国有的股权结构,其公司治理和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将有助于提高系统的运行效率和创新能力。比如,由于CHIPS是私营机构,其主要目的就是为参与者银行提供成本更底、效率更高的服务。这与政府运行的系统大不一样。这是CHIPS不断提高市场份额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如果IPSR的股东和成员银行中有较多的国外大银行(而CNAP恐怕做不到),股东和国外银行可以及时提供的对跨境支付对系统设计的要求、管理经验和人才,使其在一开始就与国际水平接轨。

第三,   设立独立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有助尽快实现专业化的运行。由于IPSR的成员银行主要是从事国际交易的全球性银行,IPSR将发展成为专业化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为全球人民币跨境结算提供每天18-24小时的服务。与CNAP相比,IPSR应该为客户提供更加便利国际支付、服务成本更低、对流动性要求更低的服务。与目前的中国大额支付系统相比, IPSR的指令系统将以英文为主,与其他所有主要货币的清算支付系统有全面的接口,IPSR的工作人员更具有为国际银行服务的专业能力,而且不要求成员银行在人民币银行持有较高余额的帐户(从而降低成本)。

如果跨境支付系统只是主要服务于境内业务的大额支付系统的一个部门,理论上通过部门的努力也可以为跨境业务提供更专业的服务。但是,从公司治理和人事安排角度,如果该机构的主管部门和主要领导的关注点和激励机制不在跨境支付,很难想象其中一个部门能够获得象CHIPS一样的机制和人力资源来提供专业化服务。

第四,   如果今后有IPSR CNAP两套系统同时提供支付与清算服务,也有利于防范在突发情况下(如某一个系统突然中断服务的情况下)的金融安全。在这些不可预测的情况下,两个系统中至少一个系统仍然能够维持运行的可能性要比两个系统同时中断的可能性要大得多。笔者在与CHIPS讨论时, CHIPS的专家也特别提到美国有Fedwire CHIPS两个大额支付系统在突发情况下对保证业务持续性(business continuitity)的重要意义。

 

从金融安全角度来看,IPSR还应该能允许监管当局监控跨境人民币在银行间的大额支付。这在提供安全屏蔽,维护国家和国内金融安全方面将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该系统可以用于监控突发性、大规模的跨境资金流动,允许监管当局观测这些资金流的来源和参与机构。在取得这些信息的基础上,监管机构可以针对对国家金融安全构成威胁的机构和个人实行必要的制裁和制止某些支付活动。再如,从IPSR可监测到恐怖组织以及洗钱和腐败分子的跨境人民币交易活动,为国家有关部门采取对应措施提供重要的信息。

商务金融网91商务金融网91、过渡阶段的清算行体系安排

以上设想的是在中国资本项目基本开放、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能为全球提供足够流动性的条件下的新的跨境支付系统的框架。从现在到那个时候,恐怕还需要五年的时间。在今后几年的过渡期内,我们面临的决策是,是否应该在新加坡、伦敦、纽约设立类似中银香港分行的清算行系统。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在目前离岸市场的人民币流动性仍然相对有限(香港人民币存款只有6000亿,每天CNH的交易量只有100多亿人民币左右),而且许多参加人民币结算和有意向但仍未决定参加人民币贸易结算的企业都担心境外人民币流动性是否有保障的情况下,目前的清算行在提供流动性方面的作用(见第一节)还十分重要。一旦取消这些功能,境外人民币流动性不足或企业担心流动性不足而不愿意参加人民币贸易结算的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全球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CNH的汇率出现对CNH汇率的折让,使部分境外人民币通过套利机制回流,或降低了人民币通过贸易渠道向香港流动的速度。再加上目前若干人民币回流机制(如人民币FDI)开始发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的增长率的下降。

因此,我们建议,在一段时间之内(如一、两年内),继续维持目前中银香港分行和澳门分行的清算行体制,同时考虑给新加坡类似的安排。这是因为,近年内新加坡成为香港之后第二大人民币离岸市场的雏形已经开始形成,扩大人民币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间的贸易和投资结算功能的空间很大,新加坡政府对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持十分积极和态度,与其实现监管合作(包括今后改变清算行体制)也相对其他西方国家更加便利。

但是,关于是否要给欧洲、美国和其他地区的一些城市的离岸市场以同样的清算行安排的问题,目前可以暂时搁置。如果两年之内,CNH市场的流动性明显提升(如境外人民币存款达到23万亿、CNH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量提高到600亿人民币左右(为新台币外汇日均交易的一半)),企业对CNH市场提供充分流动性的信心明显提高时,便可以正式将人民币跨境支付模式定位于建立IPSR,所有新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均可通过代理行进入IPSRCNAP进行人民币结算。欧洲和美国的城市也就不需要类似中银香港的清算行模式了。

 

 

(作者为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本文为作者主持的“金融40人论坛”课题《人民币离岸市场和资本项目开放》报告(201112月)中关于跨境支付系统一章的修改稿)。

 



商务金融网91[1]商务金融网91 笔者感谢The Clearing House高级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Bob Chakravorti, The Clearing House负责产品的高级副总裁Ray Mulhearn, 德意志银行(新泽西)负责支付服务的董事总经济Russell Fitzgibbons, 德意志银行首席策略师(20年前曾撰写过关于CHIPS的教科书的)Peter Garber,  德意志银行香港分行负责支付业务的董事Chrisitophe Lui 等专家提供的意见。

 

商务金融网91[2]商务金融网91 Participants在被译成中文时,有时也被称作CHIPS会员、成员或客户。但注意,它们未必是The Chearling HouseMembers(股东)。

[版权归原作者及商务金融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5) 】 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限255个字符)


0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